返回
易云小说
大家都在看
大总裁,小娇妻!一晌贪欢:腹黑总裁欺上瘾此生不顾,向南浔9330小说听说你还在等我
首页 > 言情

陆弋铭蓝夏小说全集在线阅读

桃夕夕发布时间:2019/1/11 16:54:58

陆弋铭蓝夏小说叫做《夜夜缠情长官轻点宠》,是一本虐心言情小说,内容韵味无穷,令人百看不厌。陆弋铭蓝夏小说夜夜缠情长官轻点宠内容精选:小祖宗,嫌弃是从哪里说出来的?我怎么会嫌弃你呢?蓝夏见陆弋铭不说话,以为自己说出了他的心声,眼睛再次红了。

夜夜缠情长官轻点宠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夜夜缠情长官轻点宠》在线阅读>>

《夜夜缠情长官轻点宠》精选章节

陆弋铭一看蓝夏哭了,整个人都慌了。

“你别哭,我错了。”陆弋铭捧着蓝夏的脸,没有找到纸,干脆用自己的袖子帮蓝夏擦眼泪。

他的动作略显笨拙。

蓝夏越哭越觉得自己委屈。

她跟薛良琛都已经没有关系了,自己和陆弋铭在一起的时候也不短了,她的心里想的什么他能不知道吗?

吃醋吃醋,有什么好吃醋的!

都不让她说话,还虐待她!

蓝夏在心里不停的吐槽,眼泪就跟自来水管似的,一旦开了闸,不去关的话,就流个不停。

陆弋铭:……

他很是懊恼。

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看到夏夏的眼泪,可是现在,偏偏是他把夏夏给弄哭了。

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。

他真的要心疼死了。

蓝夏被陆弋铭抱在怀里,她的眼泪不停的流着,陆弋铭给她擦着她哭着,特别的揪心。

陆弋铭没有办法,抬起蓝夏的下巴直接堵住了她的唇。

蓝夏在哭,又被吻着,一会儿工夫就呼吸不上来了,憋的一张小脸通红通红的。

陆弋铭放开了她。

蓝夏不哭了,软在陆弋铭的怀里,揪着他的衣服在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有茧子的手指落在蓝夏的皮肤上,帮她把脸上还残留的泪水擦干净。

蓝夏也没有拒绝,很乖巧的任由他做着这件事。

“夏夏,是我的错,别跟我生气了好不好?”陆弋铭捧着蓝夏的脸,摩挲着她的唇瓣,声音很是温柔。

蓝夏把脸扭到一边。

哼。

你说不生气就不生气,那我多没面子啊。

让你不听我说话,让你没事折腾我,我也要折腾你。

就哭,就让你心疼!

蓝夏不说话,委屈巴巴的撇着嘴,看的陆弋铭心痛不已。

陆弋铭连忙把人重新搂在怀里,柔声的哄了许久。

蓝夏拨开陆弋铭的手,心里面装着事儿,不说出来她就特别的难受。

她不是那种随意误会人的人。

抓着陆弋铭的手,她轻声开口:“弋铭,你没有觉得,薛良琛的话有问题吗?”

陆弋铭:……

又提这个男人,没完没了了!

他的话问题大了,明明一个字都不想让小丫头记住,偏偏小丫头都记得清清楚楚一遍一遍的提醒着他,他现在只想把薛良琛弄走,让他再也没有办法出现在夏夏的面前。

在隔壁房间躺着昏迷的薛良琛:……

他根本没想出现在他们面前,是他们把他给弄过来了。

昏迷的男人表示自己很委屈。

“你仔细想想。”蓝夏见陆弋铭不说话,以为他没有发觉哪里有问题,更觉得着急了。

她捏着陆弋铭的手,仰着小脸委屈的看着他。

陆弋铭:……

很想发火,很想让小丫头住嘴,可是看着小丫头红肿的眼睛,他真的不忍心。

低头把玩着蓝夏的手,陆弋铭有些心不在焉的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“薛良琛最开始受了很重的伤,他是被人救走的,你不是说了吗?那伤,没有几个月是恢复不好的,可是在盛宴的时候,那才过了多久?他就能把徐冰霜和白熙淳都集中在一起安排了一系列的事情吗?”

蓝夏看着他。

“我总觉得他在掩饰什么,他这么轻易的就把一切都说出来了,还特别激怒你,不就是想要你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么?”

不是薛良琛说的有问题,而是时间轴有问题。

事情的发展确实是这样的,但救薛良琛的人是谁?这一切的事情是不是和那个人有关系?

蓝夏看着陆弋铭,她相信陆弋铭冷静下来后是可以想明白的。

陆弋铭抿着唇。

他岂会不知道?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人的时候,而那个人也特别镇定的承认了这一切时,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。

薛良琛就像是被故意推出来,让他承担这一切。

先不说别的,薛良琛可不会什么催眠术,他都成为丧家之犬了,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人才?

用贺子航的话说,比他好的催眠师没有几个。

他敢说自己是世界第二,不会有人站出来抢世界第一的位置。

不然,他不可能解了徐冰霜身上的催眠术。

薛良琛是故意承认的。

“弋铭,你要查清楚,不能让那个人跑了。”蓝夏看着陆弋铭。

她不是为了薛良琛求情,她只是想知道,到底是谁做了这一切,目前被怀疑而没有露脸的人只要一个,那就是只知道称呼的“白叔”。

会是那个人吗?

“别多想了,据我所知,薛良琛是被他的父亲带走的。”

薛良琛的父亲,蓝夏没有见过。

在薛家出现这么大的问题的时候,他都没有出现,就连任安溪的死,都没有令他产生什么波动,因为他什么动作都没有,陆弋铭才会放过他。

薛程凯,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

蓝夏不禁开始思考起来。

她好想去查一查。

“别想了,你在这样愁下去,就该有白头发了。”

陆弋铭好笑的看着顶着一张苦瓜脸的女孩子,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。

白头发?

蓝夏惊呼出声,用手抓着自己的长发放在眼前去看。

她能看到的都是发尾的位置,很黑,很光滑。

每次洗澡的时候,她都会很注意保养自己的头发,怎么可能会有白头发。

不满的斜了陆弋铭一眼:“说,你是不是嫌弃我了。”

陆弋铭:……

小祖宗,嫌弃是从哪里说出来的?

我怎么会嫌弃你呢?

蓝夏见陆弋铭不说话,以为自己说出了他的心声,眼睛再次红了。

陆弋铭:……

乖乖,你的眼泪不要钱么?

说哭就哭?

事实证明,蓝夏的眼泪真的就不要钱了,眼睛一眨,眼泪就流了出来。

陆弋铭搂着她又是好一阵的哄着。

叩叩。

林茳在外面敲门。

“陆少。”

陆弋铭摸了摸蓝夏的头,起身开门。

“怎么了?”

林茳往屋里看了一眼,见蓝夏在沙发上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,朝后退了两步,压低声音。

“出事了,派去监视那个女孩子的人,失去了联系。”

陆弋铭不仅让人跟着薛良琛,跟他一起的女孩子也在他的监视之中。

言情

更多

最新软件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